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

静夜

 
 
 

日志

 
 

树与窗之【树篇】  

2012-07-03 22:56: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下雨了,没伞。

那把旧伞在上次的风暴中彻底坏掉了,最后留在了那栋屋顶也被掀翻的房子旁边的破烂堆回收站,给那个小老头当拐杖。

无边旷野,我已独自走了很久,这里再见不到房子,也没有山,我可以看得很远,但只能看到,低低的云层含着沉重的雨水,灰灰蒙蒙,像一个郁郁寡欢的病人的脸色,没有五官,没有轮廓,云的泪水从云朵的每一个朵落坠下,陷入大地宽广荒凉的沉默。

天都要黑了,难道我不应当选择这个方向?

雨已经将我淋湿,虽是初夏,却依旧觉得凉嗖嗖,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湿呼呼的衣服贴在身上,湿淋淋的挎包随着走动的脚步一晃一晃的,我只能往那里快步走过去,那里有一棵树,也是整个视野所及唯一的一棵树。

那是一棵年轻的树,叶儿浓密,树干笔直,只是现在的光线,它显得深沉阴暗,孤独的站在天地之间,承载着蒙蒙细雨,滴滴落落。

我靠着树坐在潮湿的地上,低矮的草丛早已被雨水浸透,只是避开了泥泞,疲倦的双脚终于脱离污泥的牵绊。

树下并不比外面强多少,而且还有危险,我知道如果打雷闪电,自己就可能和大树一起造殃,变成一块悲惨的黑炭,不过,宁愿如此,也不愿像另一棵小树一样站在漫天凉凉的风雨之中,左右无依,孤单的无处可逃。

云外的太阳熄了最后的灯,天黑了。

雨声微细,与每一片树叶密语,也只有在这没有尽头的寂静里,我才能听见它们在说什么,像从另一个世界偷偷倾泻而来的无数秘密,像数不清的小蚂蚁,每一只都衔着一片梦的碎片,窸窸窣窣的往某个神秘的国度迁移。我看不见它们的影子,想象着它们从树根深处的深渊里来,又顺着树梢往天上去了。而我拥有的,只是冷,还有饥饿,仿佛还有一些孤寂,像这棵树一样的孤寂。

一直没有闪电,所以四周一直都是黑黑的,未曾被照亮,一直没有打雷,但却只到了类似雷鸣的声音,沉闷的咕嘟,我摸摸肚子,只好再摸摸挎包,本想今晚不吃什么的,好把食物节约下来明天吃,地图弄丢了,我不知道何时可以走出这片旷野,不过,旷野不是沙漠,所以其实心中并不慌。面包在油纸里,没弄湿,还有三个小苹果,一个生土豆,是别人送的,还有一包牛肉干,一直舍不得吃,现在决定吃一根,谁叫现在这么可怜。

吃过东西,缩在雨水稀少的角落,将就一夜吧,不会死的,让自己睡着,明天会来得快一些。

正自我催眠,黑暗中传来一声:“你好”。

吓了一跳,紧紧抱着包包寻找声音来源,但没有光线,根本不知是谁在跟我说话。

“不要害怕,是我,我是你依靠的这一棵树”。其实声音很好听很好听,像叶尖圆晶晶的水珠落到池塘里,温柔的一声滴咚。

“树”,我回头,我看不清它的样子,黑暗太浓。

“对不起,我为你遮不了多少雨,你都淋湿了吗?”,树问。

“没关系,在路上淋湿的”,我重新靠在树边,“你怎么会说话?”

“也曾有其他人经过这里,我对他们说话,但他们都听不见我的声音,你是第一个”,树平静的语调中,透着我可以感知的愉悦。

“那你怎么没有一开始就叫我呢?”,我问,听到树说话,我必然还是惊奇而又迷惑,虽然之前的路途,也有碰到一只会说话的狗狗,那是一只很有个性的狗,他的故事我还是不说了。

树说他在观察我。观察我灵魂的颜色。

“很美的颜色,我怕吓着你,人恐惧的时候,红色会很刺目”。

 想到了脉轮的颜色,问,是什么样子的。然后听到了一段类似彩虹的描绘,不由轻笑。

猜想刚听到他声音的时候一定发红了。

雨差不多已经停了,只有停驻在叶片上的雨滴,滚大滚大,再握不紧叶尖的手,弹落,跌到草尖,最后滑入泥土。

我看不见,但能感知,我们在黑暗中谈话,他的声音直接到达我的意识,就像源于心底的另一个灵魂。

夜深,很冷,因为湿黏的衣裳,和午夜的凉风,从每一个方向吹来。

睡意半浓,抱紧自己,微微有点发抖,担心明天会感冒,那会比较麻烦。

“对不起我什么也帮不了你”,树在自责。

没事,在这样的环境里,居然有人能够陪我说话,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谢谢你陪我,给我依靠的地方,驱散独自隐藏的寂廖。

他问我到哪里去。这样子一个人在外面走,虽然狼很少来这里,但不免也会有其他的危险,比如说,蛇。

这个字让人清醒,不禁缩了缩脚,离他更近。

要去海边。也许看看海就好了,不过,其实还看到那条传说中的满月之船。在满月与海面交集的波光盈盈中向短暂靠岸,带那些有机会看到它的人,驶往永恒幸福的国度,听起来既虚幻,又美妙。

我絮絮喃喃的诉说着似真似假的故事,以及对接下来旅行的想法。

“好像有这么回事,我听风说起过,不过风说话的时候,就像它自己一样,不可捉摸,有时候能够通过风与雨水,触碰大海的气息,那么远,又仿佛很近”,树低低说着,我几乎能想象他凝神回顾的样子,沉醉在遥不可及的幻境。“想和你一起去海边”,这声音很认真,认真的让我停顿了很久,几乎想转身看他,但想到他没有眼睛可以直视,只能对着浓如炭墨的空气凝视,一棵树,想去看海,这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愿望。“你去不了,对吗?”,一种叫遗憾的情绪渐浓,一直没有人说会陪我走下去,而第一个说想和我一起的,居然是一棵树。

沉默。

许久,才听见一声轻轻的嗯,他说,也许能也许不能,你替我去就足够了,我能感到,离你很近,当你傍晚还未来到,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所以,你远去,去其他的地方,去海边,我想我也都可以感觉到。

一阵触动,在我的心底像刚刚孵化的幼鸟,柔软弱小,让人怜惜。

你一个人在这里孤单吗?

我已经不禁称他为“人”,为那类似的灵魂,温柔亲近的心在这冷雨黑夜中注定的相遇。

他微笑,我感觉到,那若无的微笑仿若掠过我的嘴角。
“不孤单,很安静,天空变幻着色调,阳光,雨水,风,云朵,雾或星星,蝴蝶,飞鸟,野兔,鼹鼠,所有的细微末枝都很有趣,它们也给我带来很多远方的消息,这里所有的一切,在每一个看起来如出一辙的日子,都焕发着同样新鲜的活力,站在这里,我觉得充实而完整。”

“嗯,那真好”,我闭上眼睛,仿佛能够看到四季在他身边经过,初春润泽万物的细雨,夏日天蓝、奔放的大风,秋的画笔染黄的落叶,以及渺寂的隆冬,长夜与短昼,云的棉袄抛出大片大片雪花,用无可挑剔的洁白将整片原野,掩入无瑕的宁静。

这样看来,如果我是一棵树,那也不会孤单了么,不再孤单的感觉真好。

我睡着了。

梦中,我看见了树,树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年轻男子,穿着一件深绿的长袍,暗绿的长发,眼瞳的也是绿色,相对而言明媚得多,绽出宝石般光泽,莹亮莹亮,一张看起来似曾相识的脸,还长的蛮好看的。

他点了一堆火,我们坐在旁边,火的样子那么逼真,我觉得浑身暖暖的,湿衣服很快就烘干了。我问这是真的吗?他想了想,说是真的,又不是真的,这是你的梦,你睡着我才可以进到你的梦里,现实中不能为你取暖,但梦里我可以做到,而这些,在你做梦的同时,你现实的身体也可以感觉到,它会觉得温暖,舒适些。

我叹了口气,假装懊恼,早知道就早点睡了,醒着又黑又冷又饿,梦里这么舒服呢。

他笑,沉默。

我偷偷看着他,其实怎么偷也偷偷不起来,只能是他没看我的时候,我就好奇的盯着他看,当他一看我,我又赶忙心虚的将视线投向火堆,有点不好意思。

“这是你真实的样子么?”,他没主动说话,像在思考什么,我就先问了,这样问的时候,直视他也变得理所当然。

“如果我是人类,应当就是这个样子,是不是有点奇怪”

“没有... 还好吧,挺好的”,说着又有点脸红,他看着我的时候,那目光坦然,温柔,透着亲亲的笑意,我却好像做不到,居然对一棵树的直视感到害羞。他开始给我讲一些像梦语般的事情,古老的,神秘的,深奥的,大自然的神奇,存在的意义,隐匿的智慧。

梦中精神很好,他的声音又如此悦耳,我听得入神,为自己所知甚少而有点惭愧,问他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因为我与大地相接,也与天空连在一起,一切都是一个整体,整体的讯息总是在流动之中的。

“那你为什么还想去看海呢,不能通过大地天空去感知么?”

“有些感觉,没有亲自体验过,永远不会知道它最真切的样子,任何描述都比不上亲自的触碰,如冬天的雪,是多么柔软冰凉,抑或,你们人类有不同的爱,不身在其中,也无法完全的体会”。

我认可这种想法,不管你向我描绘烤红薯多么香甜好吃,在没有亲自尝一尝之前,的确是想象不到,哪怕共用一个灵魂,估计也是不过瘾的。想到树的确没有机会亲自面对大海,还真是有点惋惜,而我们人类,都有腿有脚的,很多时候,好多人,都只是会说,想去看海啊,好想去啊,却没有几个人真的有勇气踏上旅途,他们会有好多好多借口,没时间啦,没伴啦,没钱啦,天气不好啦,有事情没处理好啦,很多很多,最后,人生结束,也没有去看过自己梦想的地方。虽然站在他们的角度,那些理由都站得住脚,但,干嘛不果断一点呢,其实本来也并不是特别想去吧,假装有梦想而已。

大胆的,我移到了他身边,坐好,手臂叠在膝盖上,下巴贴在手腕上,梦好逼真,我能听到柴火噼里啪啦在火焰中碎裂的细微声响,不知道把手伸过去会不会真的烫伤。而他呢,也像一个真实的人吗?这个梦界有多宽?我们能去别的地方吗?这个梦又能有多长?我什么时候会醒。这时候有点害怕真的梦就破了,突然在黑暗冷清的夜惊醒,周边是深渊般死寂,如果树的声音也是一种幻觉,那该有多空洞。

“这个梦里有海吗,我们可以一起看梦中的海”,闭上眼睛,去想海水的透蓝,海浪来来退退的音符,但这些都是图画与描述,我也未曾见过真正的大海,如此,我们要将它在这里创造出来么?

想得很认真了,但睁开眼,还是在火堆旁边,周围一片虚无,还好他也在,没有被我想消失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控制不了,很多未亲眼见过接触过的东西,我都有梦见过,那为什么梦不出一片海,难道因为这不仅仅是我的梦吗?

见他摇头,笑的有点无奈,“你去看海,如果没有遇见满月之船,如果没有其他的牵绊,如果没有其他的安排,如果你还会往这里走,然后看见我,愿意在我身边停留一夜,做一个梦,那时候,我到你梦里,就可以透过你的灵魂,看到你所见的大海,唔,这要求是不是很无理?不要放在心上,走,我带你去看星星的海洋”。说完,起身,不给我多嘴的机会,拉起我的手,离开火堆。

手在手心,除了吃惊,心跳也错乱了一下,毕竟人家还是,女生的说。

他牵着我往虚无不清的黑雾中纵身一跳,尖叫差点就蹦出来了,随后发现自己并没有下坠,而是轻飘飘的,像水中鱼儿,上下左右自在得很,哇,我是不是在飞,又不像飞,游泳么,也不对,真好玩~~~ 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浮过来飘过去的,这时才注意看周围,哇,我是在太空中么,远远近近竟然都是闪烁的星光,如一盘扔得到处都是的宝石碎片,深红幽蓝碧绿,更多的像钻石项链,藏在壮丽的星云后面。

“有没有别的星球,我要到月亮上去,可不可以?”,估计自己双眼也像星星一样在放光。

他想了想,让我闭上眼一下。

“好了”。

结果有点哭笑不得,我已经站在月亮上了,但月亮的体积大约只有一栋小房子那么大,我们正站在一个浅浅的陨石坑里,它大约有一个厨房那么大,蹲下,我摸摸月亮,好粗糙的大石头哦,冰凉冰凉的。“这是?”,我抬头问,“你是魔法师吗?”,估计不是我在做梦,而是我在他的梦里,因为我想不到的东西,他可以做到,要不就是,他的精神意志力比我大得多。

“这只是普通的石头,月亮,我将夜晚所见的月亮放大给你,想不到更大了”,说着有点抱歉的样子。

我摸着月亮傻笑,“谢谢你”。

伸手,在我脸庞左边近处轻轻一捞,竟是一颗视觉效果百万光年外的星星,正如所见的小小模样,蓝幽幽的亮光,递给我,“送你一颗星星吧”,我伸出双手小心翼翼,惊叹它的美丽,感动的有些眼酸,虽然有想到,醒了就没有了了,“如果你醒了,它还在天上,还是你的,你一定会看见它”,“嗯嗯,我很喜欢,谢谢你”,我想到自己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玻璃瓶子,就从包里掏出来,将星星装了进去,然后握在手中,一直看一直看,喜欢的得不得了。见他温柔的目光一直追逐,自己这样子跟个小孩子差不多,好糗,赶忙羞羞的把星星收起来。

我们回到了火堆旁,而篝火已经燃灭,星海也移到了我们高高的天上。

“天快亮了”,他纤长的睫毛随眼睑垂落,闭目,在另一空间眺望渐渐发白的东方,“你睡会吧”。

说罢,我还未来不及询问其他事宜,就失去了意识,进入无梦的睡眠。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

没有了。

也就是这段深切的沉眠,醒来的时候觉得睡得很饱很饱,伸个长长的懒腰,伴着懒猫似的嗷~~ 视野渐渐清晰。

大地,是一块清润的青翠珠玉,浮着一层若无的薄雾,晨光越过白雾,用金线联结每一片草叶,与数不清的雨露银珠。

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这本应当是不可能的,但不光如此,包包也干燥着,我不可置信的赶忙掏包,小小的瓶子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那到底是梦还是真的?我看着树,白天终于可以仔细的看看他了,目测树龄三十左右,品种,唔,好像是橡树,挺拔清秀。

“嘿?”,我对他说话,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名字。

没有回音。

“你怎么了?”,我有点不安,靠近扶着树干,仰望高高的树桠。“你怎么不说话了,发生什么事了?”,树一声不吭,就像曾经路过的千千万万的树一样沉默。疑惑的怪藤将我缠绕,我开始觉得昨夜的所有对话,包括梦中场景,一切一切,都是我的一个幻梦?怎么会这么真,衣服怎么干了?我睡得那么香?还是他出什么事了?咕噜~~ 天啦,居然又饿了,梦里忘记吃东西了,梦里一点也不饿,真的是做梦?

不远处的草丛里隐藏了一条小溪,若不是阳光正好照在那里,刺目的白光在溪水的波光中闪漾,我必然很难发现它。

我洗了脸与苹果,重新回到树边,一边吃一边回忆着那梦样种种,

一直坐到正午,树始终没能再和我说一句话,淡淡的失落包裹着我,我该走了,我必须赶快走出这片原野,没有足够的条件再停留于此。

“你肯定有你的原因,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必须离开了.....”,抱抱树干,贴近,用耳朵聆听,聆听这不解的沉寂,“谢谢你陪我,谢谢你给我的礼物,我会回来看你,告诉你海的样子,一起去梦里看海”。还是没有回应,唉,最后,拾起一片落叶,放到包包里,最后触摸树,“再见了,树”。

一步一回头,可惜奇迹始终没有发生。在当天傍晚的时候我就来到了另一个小镇,找到一家小店投宿。

陌生,一路上,都是如此的陌生,一站一站的经过,在不同的客房或者郊外简陋的安身之所,不同而又相似的陌生人,我们是彼此的过客,树呢,又独自站在那里了,今晚没有雨,月亮盈盈悬在仿若触手可得的地方,或就在他的树梢?此地,彼地,同一片凉白月光。

直到一个星期之后。

那时候我离海又近了很多,包包里也装满了新的食物,那只小瓶子一直陪着我,它空空的,我却当我的星星宝石还在里头,经常拿出来看。然后就想着树,他离我越远,想念时浓时淡,不知要当成真事想,还是像回想一个梦那样的想。这么久居然都没再梦见,有点责备自己了,是不是内心并不在意?

夜晚,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破旧的房间没什么可介绍的,累了,入梦前,又摸出小瓶子。

蓝星,我居然看到了蓝星,就在瓶子里,散发着幽美的蓝光。几乎以为产生幻觉了,伸展了一下五指,灵活生动,绝对不是幻象。怎么会?为什么突然出现了?那么,树肯定是真实的了?惊喜,迷惑,感动,睡意在这一轮被击败了。甚至让我有马上回去找树的冲动。他是不是故意不说话的,让我走得远远。这个猜测使人有些生气。

捧着小星星,他的面容越发清淅,淡绿灵动的瞳色,温柔的眼神,轻柔的笑。

能回报他什么,只能继续向前,将我的双足浸入海水,再让梦境,将彼此串联。

我走了很久,很远,只是,了无牵挂的心,突然系了条无绳的细绳。心境已经不同了,我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角落,有一棵树,在等我,他不会去别处去,不会消失,也不会改变,我确信。我欠他一个梦。

时间继续往前滑动。

也许我应该告诉你我终于走到了海边。

再告诉你,我看见了满月之船,但我没上去。

还有心愿未了呢,听起来像不能上天堂似得。

然后呢?故事好像有点长。往美好的地方想想去。

所以我就不说了。嗯。就这样先。

树与窗之【树篇】 - 靜鏡·隱影 - 一个人·的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