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

静夜

 
 
 

日志

 
 

辛波斯卡作品  

2012-10-26 20:27:13|  分类: 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一遍她的作品集,喜欢的很少。

或许是风格原因,在我眼中,显得干涩,现实。

抽象怪异,似线条过于僵硬的写生。

但至少有两首,觉得还是很不错的。

 

一首叫做《一粒沙看世界》

 

我们称它为一粒沙,
但它既不自称为粒,也不自称为沙。
没有名字,它照样过得很好,不管是一般的,独特的,
永久的,短暂的,谬误的,或贴切的名字。

它不需要我们的瞥视和触摸。
它并不觉得自己被注视和触摸。
它掉落在窗台上这个事实
只是我们的,而不是它的经验。
对它而言,这和落在其它地方并无两样,
不确定它已完成坠落
或者还在坠落中。


窗外是美丽的湖景,
但风景不会自我观赏。
它存在这个世界,无色,无形,
无声,无臭,又无痛。

湖底其实无底,湖岸其实无岸。
湖水既不觉得自己湿,也不觉得自己干,

对于浪花本身而言,既无单数,也无复数。
它们听不见自己飞溅于

无所谓或大或小的石头上的声音。


这一切都在本无天空的天空下,
落日根本未落下,
不躲不藏地在一朵不由自主的云后。
风吹皱云朵,理由无他——
风在吹。


一秒钟过去,第二秒钟过去,第三秒。
但唯独对我们它们才是三秒钟。

时光飞逝如传递紧急讯息的信差。
然而那只不过是我们的明喻。
人物是捏造的,急促是虚拟的,
讯息与人无涉。


 

这是一首哲理诗,展示着一种清淅可见的深度。

我们知晓这一切,而她将之描绘,将无谓的名字抹去。

一切只是人眼中的一切,所有名称本身只是为了便于区分与记性。

但现在有谁能够脱离它们,用一双新的,未被束缚的眼睛看见,事物原来的本质。

人的头脑一片混沌,盲目,早已不能分辨虚实,只有默认的习惯与规则,一切陈旧不堪。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这句话从屏幕上一闪而过,所有的结构都不稳定的,他们说。

处于虚实之间,一片茫然。

 

另一首。

《乌托邦》

 

一座一切都清淅明白的岛屿。

在这里,你可以站在证据的坚实立场上。

唯一的道路是抵达之路。

树从被诸多答案的重量压得咯吱作响。

这里种有“臆测精准”之树,

它的枝桠自远古时期就不曾纠结。

“理解之树”,笔直素朴却十分耀眼,

在水泉边发芽,名之为“啊,原来如此!”

越进入森林密处,越辽阔地展开着

“显而易见之谷”。

一旦有任何怀疑,会立即被风吹散。

回音无人呼唤的响起,

热切地解说世界的秘密。

右边是“理性”所在的洞穴。

左边是“深刻信念”之湖。

真理自湖底窜出,轻轻浮在水面。

山谷上方竖立着“无法动摇的肯定”。

从它的峰顶可俯瞰“事物的本质”。

纵有诸多迷人之处,这座岛上却无人居住。

沙滩上零星的模糊足印

都无例外地朝向海的方向。

仿佛在此地,你只能离去,

没入深海永不回头。

没入高深莫测的人生。

 

这首也是哲理诗吧?看来我喜欢这种类型。

这小岛真不错,住在上面,必然什么都能洞悉,万事万物皆能知晓。

不再迷惑,不再犹豫,不再将生命浪费在悲苦厌烦,徒劳无功的摸索之中。

但所有人都离开了它,将自己投入深海。

很多线,从四面八方,从时间的每一个角落,飞伸过来。

将人的心灵,牵绑,我们或清醒的苦恼,或快乐入睡。

我不知。

 

辛波斯卡作品 - 一个雨天 - 一人·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