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

静夜

 
 
 

日志

 
 

《树》 维尔哈伦  

2014-01-20 21:59:58|  分类: 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寂然孤立,

不论是夏的清和,还是冬的摇撼,

不论是枝条吐绿,还是躯干凝霜,

柔和的日子、严酷的日子,

它凛然不可侵犯的巨大生命。

都在平原上矗立。

 

几百年间看着同样的田野

同样的耕作,同样的播种;

那些今天已死去的眼睛,

那些最遥远的祖先

曾看着它长出

片片树皮,粗硬的枝干;

它无言而有力地关怀先人劳作,

多须的树根犹如铺满青苔的床

以便他们午间休息;

它的树荫是那么温柔

他们的子孙们曾在此相亲相爱。

 

清晨,

村里听到它的歌声或哭声能预测到天气;

暴烈的云,在隐约的天边赌气的太阳,

对它都没有秘密。

它站在那里,象征这田野上那愁怨的往事,

不论在它的木质里

保留着什么记忆,

只要正月过去,

只要它古老的躯干又充溢着浆汁,

它就用全部的新芽、全部的树枝

——那是它张开的嘴和伸出的手臂——

向未来发出

一声长鸣。

 

这时,它用阳光和雨丝

织成新叶,

纽成树结,梳理柔枝,

向无可奈何的天空更高地昂起头颅

并把多孔的根

伸到沼泽和四周的泥土吸取养分,

它伸得那么远,以致有时它也突然停下

为自己无言的、深沉的、勤奋的劳动感到吃惊。

 

然而,为了根深叶茂,为了保持力量,

它在冬天是怎样挺住了打击!

风力穿透树皮,

暴雨摧残,冷气侵袭,

严霜是坚利的钢锉

还有东来的冰雹、北来的

还有东来的冰雹、北来的大雪,

惨白而阴森的冰冻,用牙齿

一直咬到肌里,深人到纤维。

这种种折磨,这活生生的痛苦

却从未消损它蓬勃的精力,

而使它坚定地要求自己宽广的生命

在来春更加美丽。

 

十月,当树叶变成金色

我时常迈开大步,

——那虽已沉重和疲乏的脚步一

朝着这满叶秋风的大树

长途跋涉。

它安然地直立在蓝天下

像一束高大的、熊熊燃烧的火炬;

好似有百万个灵魂

在枝干的空间轻轻地歌唱。

我走近它,满眼明亮,

我用手、用手指轻轻触摸它

感到那巨大的、超人的颤动

一直传到地底深处。

我以无比的爱

我以无比的爱,无比的狂热

把自己激烈的胸膛贴紧它,

这时,它那深深的跳动的节奏,全部的力

传到我身,进入到我的心田,

我融合到它广大而美丽的生命之中,

并为一体,像是它的一根树枝。

它挺立着,如一个光辉的榜样,

教我更加热爱土地、森林、流水,

和流动着浮云的田野。

我因此有力去面对命运,

振起双臂要拥抱空间,

我的肌肉和神经使我全身轻快,

我高声呼喊:“力量是圣洁的,

每人都应在宏伟的理想上

刻下自己强力的名字:

力量——它掌握着天堂的钥匙

并用拳头打开天堂的大门。”

我狂吻着它多节的躯干,

当夜色已从天穹降临,

我在死寂的旷野上漫游,

信步前往,

从心底发出声声呐喊。

 

艾青译

 

这几天看了维尔哈论的诗集《原野与城市》,虽然里面收录的诗篇较少

不过,也足够感受到他诗歌丰富的内在情感与语言艺术的魅力

其中好诗不少,挑了一首分享

因为我们都喜欢树~

 

《树》     维尔哈伦 - 深海的眼 - 星光
 

 

我前天晚上找了好多树的图片,想弄一个《当光线穿过清晨与黄昏的树林》。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