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

静夜

 
 
 

日志

 
 

《颠倒的世界》汉德克   

2014-10-15 22:06:00|  分类: 书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借了一本诗集,一本八十年代的旧书,想着或许还是得退,正好买了一本精美的笔记本不知道写些什么,就决定把当中喜欢的诗抄下来也好。

这是书中的最后一首。太长了,一看就手软,既然网上有现成的,就放在这个保存吧。

这首诗的写法以前较少见到,读来另类而生动,非常口语化,超越现实而又直达内心的现实。就好像一幅抽象主义,线条与色块涂抹的绘画作品,换个方向看就知道他想表达什么了,渲泄情绪比直观的表达强烈数倍,一种向内塌陷的无限膨胀。

不过整本诗集也仅收录了作者的一首诗。

网络之上也没有他的诗集以及其他诗作,不能让我再欣赏一下他的其他诗歌作品,仅有几本小说。

 

 彼得·汉德克
 奥地利知名的剧作家、诗人、小说家
 是六十年代以来最受注意的德语作家之一
 主要诗集有《内部世界的外部世界的内部世界》

 

《内部世界的外部世界的内部世界》,听着有点让人想到索佩阿的哲理诗

可惜国内没有引进他的诗集,也就不能了解更多。

 

————————————————————————————————

我醒着入睡了:
我没看东西,是东西在看我;
我没动,是脚下地板在动我;
我没瞅见镜中的我,是镜中的我在瞅我;
我没讲话,是话在讲我;
我走向窗户,我被打开了。
我躺着站了起来:
我没张开眼睛,眼睛却张开了我;
我没听声音,声音却在听我;
我没吞水,水却在吞我;
我没抓东西,东西却抓着了我;
我没脱衣服,衣服却脱掉了我;
我没劝自己听话,话却劝我摆开自己;
我向门走去,门闩按住了我。
卷帘升起了,却变成了黑夜;
为了喘口气,我把头浸进了水里;
我踏着石板地,陷到髁骨那么深;
我坐在马车的驾驶座上,把一只脚放在另一只前面;
我看见一个打洋伞的女人,夜汗出了我一身;
我向空中伸出一只胳膊,它着了火;
我打赤脚走路,感到鞋里有石子;
我从伤口撕去橡皮膏,伤口在橡皮膏里;
我买一份报,我被浏览了;
我把人吓得要死,我说不出话来;
我把棉纱塞进耳朵里,我拼命叫喊;
我听见警报器在嚎叫,基督圣体节的游行队伍从我身边走过;
我打开雨伞,土地在我脚下燃烧起来;
我跑到野外去,我被捕了。
我在镶木地板上跌倒了,
我张开嘴巴讲话,
我捏紧拳头搔痒,
我吹起警笛笑,
我从发尖上流血,
我读到报纸的头条就噎住了,
我呕出了美味佳肴,
我讲述未来的往事,
我对事物说话,
我看穿了我,
我杀了死人。
我还看见麻雀在向枪射击;
我还看见绝望者幸福;
我还看见吮乳婴儿满怀希望;
我还看见晚间送奶的人。
而邮递员呢?在打听邮件;
传教士呢?被惊醒了;
行刑队呢?沿着墙根排列着;
小丑呢?在向观众扔手榴弹;
暗杀呢?等有了见证人才发生。
殡仪员在鼓舞他的足球队;
国家元首在行刺面包师的学徒;
元帅在按街道起名字;
自然在忠实地描摹图画;
教皇站着被判输了——
听哪,表走走到外面来了!
看哪,烧短了的蜡烛变大了!
听哪,呼喊在耳语!
看哪,风把小草吹僵了!
听哪,民歌在咆哮!
看哪,上伸的手臂向下指!
听哪,问号变成了命令!
看哪,饿鬼变胖了!
闻一闻哪,雪在腐烂!
而早晨在沉没,
桌子站着一条腿,
逃亡者盘腿坐着象裁缝,
最高一层楼上有了电车站。
听哪,死一般沉寂!——正是高峰时刻!
我醒着入睡了,
从不堪忍受的梦境逃到了温柔的现实
快乐地哼着:抓贼!杀人!
听,我满嘴流涎:我看见一具尸体!

 

《颠倒的世界》汉德克 - 深海的眼 - 星光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